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武俠 > 孤城訣:杠上女細作
《孤城訣:杠上女細作》最新章節 孤城訣:杠上女細作冷小唐赤天羽全文閱讀

孤城訣:杠上女細作 邢墨鳶

主角:冷小唐赤天羽
主角是冷小唐赤天羽的小說是《孤城訣:杠上女細作》,它的作者是邢墨鳶寫的一武俠類小說,文中的武俠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青冥行者,滄浪過客,一世牽絆,半生為敵。血淚江湖里的美人心計,刀光劍影中的愛恨情仇,一個孤苦無助的孤....
狀態: 已完結 時間: 2019-12-06 16:49:16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“如果,你不曾真心流過眼淚,那你,永遠不會懂得江湖。江湖本是無情之地,刀光劍影,恩怨糾纏,是非紛擾永遠沒有盡頭。但江湖路上的人,都是曾用命走過,追過,拚過,愛過,深刻的痛過。到了最后,有的,血濺殘陽,葬身塵埃;有的,拈花紅塵,笑解金刀。十載江湖少年老,蒼首殘劍對孤燈。獵獵西風、荒煙蔓草的黃昏,誰攬韁獨立,無語向長天凝望;蒼茫的秋水之彼,風煙之末,又是誰寂寞回首,斷腸天涯……”

嘆落梅似飛雪,雪刃驚鴻,鴻羽霓裳飄散是非善惡;

笑冷月如彎刀,刀鋒逐鹿,鹿筆狼毫書盡正邪春秋。

江湖風云,本就是無朝無代,無始無終,但有情有愛,有因有果的故事。而我們,來過,就會留下一段傳說。”

近來多夢,夜里睡不安穩。

夢中,無非是那些曾經歷之事,曾遇見之人。有的,仿佛就近在昨日,有的,卻仿佛遠隔前世。夢里沉睡的,是四十年的江湖歲月,夢外沉思的,是聽慣了大荒原風聲的我。人老了,心性自然淡泊。我許久沒有心痛之感了,但這突然到來的美貌姑娘真的似曾相識。同樣高挑俏麗,同樣清亮如水卻笑意冰冷的眼眸。對視之下,我無奈淺笑。

也許,很多往事,終究無法如這廢城荒冢,為歲月淹沒,二十多年前的舊債宿主,到底還是找上門來了……

這姑娘是傍晚時分來的,那時日頭早已在西邊的荒原沉下去,天地混沌,暮色變得蒼茫凄冷,風也漫天卷地的吹起來。于是,我的小屋愈加寒冷,破窗在狂風中嗚咽不止,爐中半死的火苗也時明時滅。大銅壺里的稀飯煮了近一個時辰,還沒有熟。

我抬頭望望門外,天色已然漸暗,遠遠近近的殘垣斷壁,在暮色下顯得更加破敗不堪,廢墟上幾縷茅草在晚風中顫栗起伏,除此以外,便只剩下遠處隱約傳來的狼嗥之聲。

一輪冰冷的月,如冰似鐵,無聲升上來了。

那清脆的馬蹄聲響起時,我曾疑心是幻覺,誰會在此時到這荒涼的地方呢?投宿之人怕也繞著走吧,此處之外方圓百里,疏疏落落的,都是荒墳野冢……這樣想著,我便回過頭繼續煮我的稀飯。

但那馬蹄聲卻真的越來越近,我抬頭時,門口清凄的月光下飄過幾片吹落的梅花瓣,一轉眼,月光里恍然立著個娉婷玉立的身影,披著月光,似真似幻。

“我可以在此留宿一晚嗎?天黑了,我的馬也累了。”清脆的嗓音里,隱藏著微微寒意。我聽見她的馬,確實在門外,疲憊地喘著氣。

“姑娘從何處來的?為何途經此地呢?”我望著她,瞟見她左手的寶劍那精致的劍鞘,在火光中放著寒光。

“我從江南來,要去漠北尋人。”她的目光,笑中帶刺。

“此處荒無人煙,孤魂野鬼出沒,餓狼狐貍縱橫,姑娘不怕嗎?”

“我倒是不怕的,”姑娘朗笑一聲,將劍一掂交到右手道,“好冷啊,我能烤烤火嗎?”說著邁步向屋里走,卷著一身寒意,撲面而來。

我不動聲色,但是我知道她是誰,為何來這里。

“姑娘,是姓司空吧?”我小心地撥著爐中炭火,心中一片釋然,該來的總會來的……

“你知道我是誰?”她似乎一怔,緊接著板起臉,冰冷的聲音響起,一如冰冷的月光,“那你也該知道,我是為何而來的了?”

“你來殺我的。”我望著大銅壺里冒出噴薄的熱氣——稀飯要熟了,而窗外此時忽然狂風大作,片片梅花紛飛如雨,木門也開始嘎嘎作響。

“既然知道,就準備受死吧。”寒光乍閃,劍已出鞘!好快的劍,好狠的劍法!劍到之時我轉身閃開了。因為如今只要我不想死,世上還沒有哪把劍刺得到我。

她不依不饒,那劍繞著寒光又轉鋒追來,在這狹小昏暗的屋子里,劃出驚心動魄的閃電,尤其那雙仇恨的眸子讓人心寒,但我更多的是心痛……

“真的要殺我嗎?”我在心里問,卻并僅僅不是問她。

真實與虛幻交錯出現在我眼前,我記得,曾經這樣問過同樣姓司空的人,那時,我滿臉是血,攀在斷崖上魅惑地對著他笑;而此時,我滿臉淚流,不知為誰落淚。彼時的我,因為畏懼死亡而戰栗,而此時,我因自己還活著感到絕望無比。

“真的要殺我嗎?”

二十多年前,他聽了我的話,那雙眸子放出柔和清澈的光芒,俯下頭似乎要伸出手握我的手,但轉瞬即逝,他揮起了那把劍……

而此時,我不愿再說那句話,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個腥風血雨的日子,那個將我從死人堆里背出的少年,曾經用傷痕遍布的手抱著奄奄一息的我,大聲哭著對我說過:“我們都不能死,我們會活下去,活下去.....”

是的,活下去,所以多年后,逐鹿天下,振動江湖。

和光共塵的歲月往昔,讓人談之色變的梅花城主,曾為我在梅花城內外種下千頃梅花。

而如今,城猶立,卻已荒蕪;花何在,凋落塵埃。

俱往矣,曲終人散,物是人非,為何獨獨剩下了我?

若世上不曾有我,是否就沒有這遍地荒冢;

我若不來這世上,是否就逃開一世的恩怨情仇?

可是,我無從選擇。來了,江湖,便是我難逃的天數……我,也便是江湖,難逃的劫難。

當我還是冷小唐的那八年,江湖,仿佛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。

那時,我的爹爹開著客棧,家境殷實,我在爹娘的愛護下,無憂無慮。清幽明凈的后宅里花木成畦,那棵年逾百歲的紅梅樹上,系著屬于我的秋千。一帶光潔的石徑,路旁搖曳著挺秀的翠竹,罩出一片清涼。風起之時,我總愛獨自走在路上,望著地面斑駁的竹影,聽竹葉的沙沙。抬頭,滿眼濃得化不開的綠云忽開忽合,露出蔚藍深沉的天幕,還有瀉下來的橙黃光彩,亮亮地照著我的眼,在我長長的睫毛上,閃動著絢麗的光影。

再向前走,穿過石徑路,轉過波光粼粼的荷塘上那道曲折回廊,推開那扇大木門就是前邊的客棧了。很多次,我都立在那門前,想著門外的天地,伸出手,猶豫著要不要推開。但每到此時,總能聽見娘喚我:“小唐,別走遠了。”回頭,路的盡頭那月拱門里,一身淺紅的娘緩步走出來,柔美地笑著向我招手道,“回來,娘帶你去玩秋千。”

娘不想讓我去前邊,她說,那不是我這個孩子該去的世界。

我房間的窗戶,正對著那老梅樹,每年冬天都會準時開著嬌艷的花,我隔著窗、隔著雪,就能看見她們,仿佛對著我笑,我抬頭看梅花,又回頭看爹,他低頭看著書,并不管我,任憑我走神的毛筆,將紙上的“天”字,寫得歪歪扭扭。

“女孩子,也要知書達理,你要知道,字如其人,寫好字,日后才能好好做人.......對了,昨天讓你背的書,背完了嗎?”爹爹說話總是溫潤的,即使是責備,也從不高聲。

“我不喜歡背書,我又不考功名。”我撅著小嘴。

“讀書是為了懂得道理啊。”爹爹看著我,“你倒說說,你喜歡做什么?”

“我喜歡——”我握著毛筆沉思片刻才道,“我要和爹學著做生意、開客棧!!”

爹爹笑了,對著娘說道,“瞧瞧我們的寶貝女兒,人小鬼大!好,等你把我書房里的書都看完了,爹爹就教給你做生意!”

“一言為定!”我伸出小指與他勾在一起。

“決不食言!”

娘在一旁笑道,“得啦!小唐,你還小呢,待會兒寫完了這篇字,就去花園里玩雪吧!看你的小腦袋,快長出角來了!”

聽了這話,我如獲大赦,飛快地交了差,快步下了小樓,奔進了雪地了。

其實,只要能出去玩,什么讀書、學做生意的約定,就都拋之腦后了。

于是,出了那座小樓,我的天地,就是花園,荷塘,還有秋千。

前面的世界該是熱鬧得很吧。那喧嘩之聲是那大門關不住的。

獨自坐在秋千上搖蕩,我的心總是滿足的,仿佛我就是這花園的主人,主宰著這里的花木,還有枝葉間的蟬與鳥,花叢中的蝴蝶與甲蟲。秋千搖蕩,繁花在眼前閃過,樓閣忽高忽低,淺綠的衣裙飄舞,我的身體也是不由自主上下飄蕩著,雖不得自主,但悠然自得。有時,我會突然興高采烈地對著那邊喊:“娘!”娘就在絢麗的花叢中回過頭來,她坐在竹椅上,手里繡著什么,臉上帶著柔美的光華,微笑著看我,這讓我越發得意,不停踢著小腳,炫耀似的蕩得更起勁,老梅樹的枝丫也扎扎作響。

我記得,娘的手非常靈巧,她繡的東西,很快會鮮亮地出現在爹的荷包上、錢袋上、袖子上,衣擺上…爹走起路來,分外神氣。而娘從來不會繡東西給我,她喜歡我穿純一色的衣服,系純一色的發繩。這讓我有些嫉妒爹爹,但我也知道,爹娘是恩愛的,這種恩愛,我那時還不懂。

只是這種恩愛,隨著一個人的到來,改變了。

小說《孤城訣:杠上女細作》 第1章 故園舊夢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冶艷小說

      三六五小說推薦好看的冶艷小說,冶艷小說大全,冶艷小說以刻畫人物形象為中心,通過完整的故事情節和環境描寫來反映社會生活的文學體裁。

    1. 科幻小說

      科幻小說,是小說類別之一。用幻想的形式,表現人類在未來世界的物質精神文化生活和科學技術遠景,其內容交織著科學事實和預見、想象。通常將"科學""幻想"和"小說"視為其三要素。是隨著近代科學技術的蓬勃發展而產生的一種文學樣式。

    1. 輕松爽文小說

      三六五小說為您推薦輕松爽文小說排行榜,輕松爽文小說大全,作為國內最全、用戶體驗佳、無廣告的小說平臺,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輕松爽文小說。

    1. 報復小說

      三六五小說為大家推薦最新報復小說,報復小說排行榜,作為國內知名度高、用戶體驗佳、無廣告的小說平臺,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好看的報復小說。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2019六开彩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