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(完整版)陳軒胡筱玉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

(完整版)陳軒胡筱玉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

2020-07-15 18:10:33   編輯:冷藍
  • 重生之我給老君燒鍋爐 重生之我給老君燒鍋爐

    因為情債未了,陳軒被貶下凡間。卻沒想到穿越到一個入贅的窩囊廢身上,既然如此,一不做二不休。搖身一變,窩囊廢開始了華麗的人生逆襲。

    墨色生華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重生之我給老君燒鍋爐》 小說介紹

因為情債未了,陳軒被貶下凡間。卻沒想到穿越到一個入贅的窩囊廢身上,既然如此,一不做二不休。搖身一變,窩囊廢開始了華麗的人生逆襲。

陳軒胡筱玉是作者墨色生華剛剛發行的一部小說中的男女主角。這本小說以巧思支撐的短篇小說,內容很是有趣,簡練生動,極富韻味。下面看精彩試讀!因為情債未了,陳軒被貶下凡間。卻沒想到穿越到一個入贅的窩囊廢身上,既然如此,一不做二不休。搖身一變,窩囊廢開始了華麗的人生逆襲。

《重生之我給老君燒鍋爐》 第一章 行醫資格證 免費試讀

"大膽陳軒!一個煉藥童子,竟敢調戲仙姬!"

"我特么沒有!"

"證據確鑿,還敢抵賴!"

云頂天宮外,一神君,身著銀甲,手持三叉兩刃槍,眉間怒目睜開,盯著不遠處一狼狽逃竄的青年。

"傳玉帝旨意,煉藥童子陳軒,調戲仙姬,藐視天條,即刻打入凡間!"

云頂天宮內傳出一道聲音,那二郎神聽到后,冷哼一聲,天眼打出一道神光,頃刻間落在陳軒身上。

"來真的?"陳軒臉色發白,玉帝竟然親自降旨,將他打入凡間!

"老君救我!"

一聲大呼,陳軒肉身被神光湮滅,瞬間化為齏粉,神魂化作一道白光朝著凡間落下。

云頂天宮門口,須發皆白,手掌拂塵的老君緩慢走來,口中念道。

"情債未了,如何證道?罷了罷了,這東西給你吧。"

說完,老君拂塵一掃,九色神光劃過天際,落在陳軒的神魂之上。

……

清水市,第一醫院。

"老君,你怎么也不信我?"

神魂恍惚間,還未睜眼,腦海中已經責備起來,他跟隨太上老君千年,學習丹藥奇術,稱的上心腹,可即便這樣,老君竟然沒有救他,這讓他有些不滿。

忽然,一大片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涌來,陳軒驚訝的發現,他的神魂竟然落在別人體內,而不是投胎轉世。

從記憶里得知,現在身體的主人也叫陳軒,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,父母早逝,畢業后一事無成,甚至連房租就交不了。

就在人生一片慘淡,快要餓死的時候,清水市龍頭集團之一的胡氏集團找上他,說兩家上兩代交情不淺,曾立下過婚約,就這樣,陳軒稀里糊涂的靠著婚約入贅到胡家。

胡家財力雄厚,而胡家女兒,胡筱玉,不僅長的漂亮,在醫學方面屢有建樹,入贅到這樣的家庭,還有這樣的老婆,這家伙也算吊絲逆襲了一把。

不過就算逆襲,一事無成的他,還是頂著"吃軟飯"的名聲。

這還不算悲劇,前幾天一場車禍,直接將他帶走,這才是人生的悲劇。

事實上,他的神魂早就入輪回了,只是老婆家有錢,靠著現代的醫療技術,生生的保持著他身體不壞,這才給了陳軒借體重生的機會。

"還好,就是身世悲慘了一點,比起天蓬元帥當年,我可幸運多了。"陳軒心里安慰著自己。

睜開眼,床邊坐著一道靚麗的身影,還未看清,就聽見一陣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"你可算是醒了。"胡筱玉伸手拔掉陳軒手背上的針頭。

看著眼前容貌脫俗的女子,陳軒不禁呆住,其實……下凡也沒什么不好的嘛!

一瞬間,他就認出來,眼前穿著白色外套,秀發盤起的女子,正是他如今身份的妻子,胡筱玉。

"我還有事,一會兒過來給你檢查,如果沒問題,就可以出院了。"

胡筱玉性子有些冷冷的,說完推開門,徑直走進另一邊的病房里去。

感應了一下現在的狀態,身體十分虛弱,而且,這副身體,原本的體質就很弱。

"從今以后,我就是你了。"

"嗯?"陳軒忽然感覺到手腕上的冰涼,低頭一看。

只見左手手腕上戴著一個有著九種顏色,不知名的材質的圓環,心頭一驚,頓時感激起來。

這圓環是前段時間,太上老君從斬龍臺上收集九道龍女之魂煉制而成,稱"九龍環",其中每一道龍魂都有不同的威能,這九龍環,老君寶貝的很,除了身邊的童子,再就是只有玉帝見過。

老君能把九龍環給他,這讓陳軒著實感到意外。

忽然,門外傳來一陣嚷嚷聲。

"都一個星期了,除了錢沒少花,我爹的病是沒有一點好轉,你們醫院是干什么吃的?"

聲音很是激動,陳軒大概聽出來,應該是病人家屬情緒失控。

緊接著,他又聽到胡筱玉的聲音。

"先生,你不要激動,病人的情況,現在需要靜養……"

她在極力解釋,但是,那個男人根本不聽,不停的指責。

陳軒從病床上下來,打開房門一看。

"你們別和我說這些沒用的,就告訴我,我爹什么時候能醒?"

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,面露怒色,居高臨下的目光審視著胡筱玉。

病人什么時候能醒,這不是人能夠決定的事情啊,胡筱玉心里苦笑,但毫無辦法,只能努力辯解著。

陳軒目光看向對面的病房,只見床上躺著一個老人,氣息微弱,隨時可能撒手人寰的感覺。

"寒氣入體,導致體內陰陽二氣失調,不是什么大問題呀。"

就在胡筱玉正為難的時候,陳軒一句話,讓她差點沒回過神來。

這家伙剛才說什么?不是大問題?

"你是什么人?"

唐元甲眉頭一挑,看著陳軒,看身上的衣服,也是一個病人,在這里胡咧咧打斷他的話,有些惱怒。

"我說,你爹寒氣入體,導致體內陰陽失調,也就是俗稱的中風,而且還比較嚴重。"

陳軒再次解釋,好歹也是老君的煉藥童子,這點小毛病都看不出來,瞧不起誰呢?

"你別亂說話!"胡筱玉沒好氣的說道。

這家伙沒別的本事,添亂一個頂倆,也沒聽說他以前學過醫,雖然不知道他怎么看出病人是中風,但看出來又怎樣?

病人年齡太大,身體弱,不敢隨便用藥。

"我沒有亂說,針灸一下,拔出寒氣不就行了嗎?"陳軒很隨意的說道。

這種病,也就是普通人才會有,但凡有點微末道行的人,就不可能中風,還這么嚴重。

陳軒剛說完,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就傳了過來。

"針灸,你懂針灸嗎?你讀過黃帝內經嗎?"

錢文星穿著白色大褂,踏著六親不認的步伐,隨意的瞥了陳軒一眼,一副高傲到極點的樣子。

此人是醫院里的主任,靠著有背景和資歷混上來,當然,肚子里還是有些東西的,不然,在醫院里,也不會是誰也瞧不起的德行。

黃帝內經?

陳軒心里不屑,老子和黃帝喝過酒,你知道嗎?

"略懂。"陳軒淡淡吐出兩個字。

"略懂?那行,你有行醫資格證嗎?"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2019六开彩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