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楚睛黎墨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楚睛黎墨宇最新章節

楚睛黎墨宇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楚睛黎墨宇最新章節

2020-07-15 18:21:04   編輯:以山

《縱使情深難相愛》 小說介紹

愛了他十幾年,她卻被妹妹陷害,送上了他父親的床上……

這里為大家提供了楚睛黎墨宇的小說免費章節試讀,琴聲悠悠運用回憶的敘事手法,引人入勝,讓人不僅隨著文字越陷越深,更想親自一探究竟。快來看看第8章內容吧!

《縱使情深難相愛》 第8章 痛不欲生 免費試讀

楚睛知道光有一份錄音是不夠的,所以,接下來的一個月,她把所有的經歷都放在調查真相上,不光要還自己一份清白,還有孩子和黎伯伯的。

錄音,報告,人證,物證,這樣才能讓黎墨宇相信。

從黎墨宇讓自己輸血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這段婚姻再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。

可楚睛就算要離婚,也要離的干干凈凈,清清白白。

她攥著那份調查報告,鼓起巨大的勇氣進入穆氏,可她剛走到辦公室的門口,就聽到里面傳來聲音。

鬼使神差地,她停下了推門的動作。

“老板,骨髓配型的結果出來了。”

她認識這個聲音,是黎墨宇的心腹秘書林深,跟著黎墨宇八年時間,負責處理的黎氏的大小事宜。

“嗯。”黎墨宇應了一句,心不在焉的模樣。

秘書林深瞧著喜怒難辨的黎墨宇,想到對所有人都保持善意的楚睛,終究是沒忍祝

“老板,我知道我說這話實屬僭越,但太太這些年對您,對楚家真是付出很多,這么做,會不會有些太過分了。”

“太太?”黎墨宇冷漠地打斷他的話,聲音冷的像刀,“在我眼里,她是害死我母親的兇手,只不過現在增加了一個身份,楚丹的骨髓庫罷了。”

他瞥了眼事無巨細的配型報告,音色淡漠,“顯然,對楚家來說,也是。”

撕拉!

楚睛的心就像是被瞬間扯開,連帶著骨頭都攪成碎肉。

原來揉心碎骨是這個滋味。

害死他母親的兇手,楚丹的骨髓庫……

原來,自己的身份不過如此而已

“老板,你不會后悔嗎?”秘書林深又問了一句,旁觀者迷當局者清,當時太太被推出手術室時,老板眼底的焦急與心疼他看的清清楚楚,只是他自己沒發現而已。

“后悔?”黎墨宇點燃一只煙,煙霧繚繞下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,似掙扎,似矛盾,最后都化成冷漠,“我最后悔的,就是沒有在母親***當天,殺了她!"

后面兩人說什么話,楚睛早已不知道了。

她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,心痛的不能喘息,每次呼吸都撕心裂肺的疼。

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會到的家,耳邊不停的在回放剛才的話“最后悔的,就是沒有在母親***當天,殺了她!"無論自己內心如何嘶喊,都無法暫停循環播放。

冰冷慢慢侵蝕身體的溫度,如同身在北極,凌遲處死也不過如此而已。

真的太冷了,冷到自己想點燃這座別墅,好讓自己感受到一絲溫暖,她像一個被人隨手丟棄的垃圾,龜縮在陰暗的房間角落里呆呆***。面前的這些證據,反而像自己活到這么大的鑒證,見證了自己的咎由自取,見證了自己的卑微愛情,也見證了自己悲劇的婚姻。

那些關于黎墨宇的回憶就像是深入骨髓的毒,毒早已入了五臟六腑,每回憶一次,都如同抽筋扒皮,痛的撕心裂肺。

好疼,真的好疼……

可能怎么辦,這一切都是她犯賤的結果,

以為奮不顧身就能得到愛情,

以為玩命努力就能得到親情,

以為卑微乞憐就能得到婚姻,

而這一切的努力只是讓自己踏進了孽火地獄,片刻間魂飛湮滅。

一路爬過來,從酸甜苦辣到最后的絕望與凄涼,依稀全數嘗荊所有她所珍視的,在乎的一切,都已經干癟成了一個心頭的死刺,只要一動,只要一想,就會痛不欲生。

這根死刺,是時候拔掉了。

黎墨宇從今天早上開始心情便莫名煩躁,破天荒的陰郁不安,好像有什么東西正在從心頭抽離,令她胸口沒由來的心慌,這種心慌甚至讓他沒有去醫院看楚丹,而是一路狂飆回到以前一度厭惡踏足的新房。

這個,被別人稱作家的地方。

到時已是晚上十點,整個別墅黑黝黝一片

她沒有等他?

黎墨宇心中的煩躁更甚,這些天他雖然沒有回家,但為了防止楚睛再耍花樣,一直讓人注意那個女人的動向。

每天那個女人都會在客廳坐著,靜靜的看著書等著自己,無論自己帶什么女人回家,她都會隱忍眼中的痛楚,微笑的問自己吃飯了沒?

可今天,別墅里靜悄悄,甚至連人氣都沒有一絲,除了臥室浴缸中的一堆燃燒后的灰燼。

這個女人,又想玩什么花樣?

他拿出手機,第一次主動撥打楚睛的電話,電話接通,還沒等楚睛開口,黎墨宇便怒氣沖天地低斥出聲。

“你又想玩什么花樣?別忘了,離婚前,你還是我黎墨宇的老婆!你在哪里?趕緊滾回來!"按下心里的不安,黎墨宇一再提醒自己,她是自己的仇人,并且還是楚丹的骨髓庫,對,就是楚丹的骨髓庫,自己只是擔心楚丹,不是擔心這個女人。

電話那頭怔愣片刻,繼而低笑一聲,帶著絲女人特有的嬌憨,“在哪?我現在在地獄啊!"

電話的信號不是很好,斷斷續續的,只能零星聽到女人的在笑,聲音帶著一股絕望的空茫。

“你別再裝瘋賣傻!趕緊回家!"對方的絕望再次出動黎墨宇的不安。

“家?我還有家?”女人的笑聲不斷傳出來,黎墨宇卻一點也不想聽到,因為充斥著太多的絕望和死寂。

“黎墨宇哥哥,如果我現在去死,兩條命是不是可以換一條命的債?”楚睛止笑低聲喃喃詢問。

黎墨宇心里狠狠一跳,一股沒由來的恐慌從心底浮起,電話那端似乎傳來呼嘯的風聲,凜冽的,讓人心底發寒,也許是對方的問題,讓自己感覺到恐慌,也許是那聲久違的黎墨宇哥哥,讓自己發寒。

他穩著聲調,強撐著心頭的慌亂,厲聲,“別想用死來墨宇脅我!你欠我的,這輩子你都換不起!你到底在哪兒?”

“我在.....”楚睛呵呵笑著,明明是笑,卻聽的他心頭發疼,聲音帶著些醉意,“我在斷情崖啊....今天晚上月亮特別圓,星星也特別多,很漂亮,很漂亮,你要是在啊,就好了....”

斷情崖這座城,失戀人***的天堂地。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2019六开彩开奖历史记录